牛牛游戏官网

安度网

2018-06-26 10:34:05

警方对“公公”一家做完询问笔录后,记者也就这一纠纷中的种种悬念,在派出所内对彭进行了采访。与以前历次采访中他们的蛮横态度相比,这次彭看上去非常“谦虚谨慎”,并一再表示:愿意好好配合媒体的监督工作。

问:现在亲子鉴定的结论出来了,这个儿子根本就不是小玲所生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彭小强:小玲当初生的是一个女儿,生下来不久就死了,这个儿子当然不是她的。

彭小强:听那个老乡说,她好象是从什么保健院抱来的,但是手续确实没有办。

问:你怎么能证明孩子是抱养,而不是其他非法途径来的?那个姓彭的人现在在哪里?

问:既然小玲生的女儿已经死了,你们为什么要一直瞒着她,还另外找个儿子来告诉她这就是她的孩子?

彭小强:我们是怕她伤心,怕她承受不了十月怀胎后孩子却夭折的打击,所以在孩子死后我们就在外面找了个孩子来代替,我们找了4天(注:小玲称她见到如今这个儿子是在生产后第3天)才找到现在这个儿子的……

问:现在小玲已经在递交给法院起诉状中写了,说她生孩子是被你强迫所致,是不是这样?你有没有强迫她发生过性关系?

彭小强:这个……这个她纯粹是乱说嘛,你喊她拿出证据来,我从来没跟她发生过什么不正当的关系。

问:小玲说在知道你大儿子是痴呆这个“真相”后,就始终不肯“圆房”,那她生的那个女儿是怎么回事?

问:我们采访中接触过几次你那个大儿子,确实非常痴呆。请问他具有民事行为能力吗?能生孩子吗?

问(向彭的老伴):因为你们家两个已经成年的孩子都不正常,后继无人,所以非常想要一个健康的孩子,这完全是人之常情。小玲说因此作为婆婆的你其实早就知道彭小强跟她发生过关系,还很支持。有没有这回事呢?

彭的老伴:那怎么可能啊,荒唐啊,我怎么会允许我的老公跟别的女人、而且还是儿媳妇之间发生这种事情……

问:你们双方之间的纠纷发生后,小玲的父亲曾经专门赶到昆明跟你们协商,既然你彭小强没有和小玲发生过性关系,更没有让她怀孕,那么当时你们为何答应赔偿小玲3万元呢?

问:小玲一家从最开始跟你没谈赔偿的时候,理由就是你彭小强强迫她生了孩子,既然现在你说她生的孩子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了,法律上来说她跟你们家也没有关系,那为何还要给这3万呢?

中新网8月10日电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9日决定将联邦基金利率再提高0.25个百分点,即从3.25%提高到3.5%。这是美联储自去年6月底开始至今连续第10次以相同幅度提息。

据“中央社”报道,3.5%的新利率是近四年来最高利率水准;目前迹象研判,美联储调涨脚步尚未就此打住。

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决策机构“公开市场操作委员会”9日下午作成决议,将利率调升0.25个百分点。委员会认为,目前联邦利率仍处于低水准,他们重申未来将维持温和上升的步调。

这是自去年六月以来,美国第十次升息。从委员会会后对外说明研判,目前并没有迹象显示,美国升息脚步已到达终点;可能第十一次调涨,很快可以看得到。

美国当前经济脚步稳健,企业提供工作机会持续增加,薪资收入上升,民众消费支出也勇往直前,美国商务部最新公布的六月份消费者支出较上月增加百分之零点八,工业订单也上扬百分之一点○,几项重要经济指标都在持续加温中。

本溪市公安局昨日透露,震惊全市的“2005·8·01”特大杀人案件已经告破,在本溪市明山区新峪社区杀死3人的公安部B级逃犯安忠福在警方抓捕时挥刀顽抗不成,将尖刀刺向自己胸腹,因伤重抢救无效死亡。

安忠福和被害人朱某相识在一年前。据安忠福的一个同学向警方介绍,当时安忠福在离家不远处看到一个女子坐在路边哭泣,上前询问怎么回事,这个女子就是朱某。朱某告诉安忠福,自己16岁的儿子初中毕业后哪儿也没考上,安说我帮你办吧。结果真的把朱某的儿子刘某办到了本溪某技校上学。此后二人开始来往,并一步步成了“情人”。然而,1962年出生的朱某比安忠福大了将近8岁,这起“姐弟恋”中感情的成分究竟有多少,谁也说不清。

据警方介绍,朱某在丈夫10年前死亡时得到一笔赔偿金,并且朱某自己做买卖,家中有一定积蓄。安忠福曾对人说过要做废钢买卖,让朱某给自己准备20万元。

8月1日零时许,安忠福与朱某在朱某家发生口角并厮打,朱某的儿子刘某没有报警,却打电话给自己的同学姚某要求帮忙。之后安忠福掏刀将朱某和刘某刺死,又把前来劝架的邻家56岁老太梁某刺倒。刘某的同学姚某和安某赶到现场后,安某又被安忠福用刀刺死,姚某侥幸逃脱,安忠福畏罪潜逃。

警方在搜查安忠福住所时发现了一封其写给父母的遗书,大致内容是说离婚后生活得太艰难了,什么事也干不成,要父母照顾好他5岁的儿子,他在九泉之下也就瞑目了。警方透露,根据遗书的署名“不孝子安忠福”和“2005年7月27日绝笔”字样,可以认定安忠福杀人是早有预谋的。

案发后,省委政法委、省公安厅将此案列为督办案件,公安部将安忠福列为B级逃犯,本溪市成立专案指挥部,抓捕工作迅速展开。8月1日1时58分,安忠福的一个亲属举报安曾给其打电话说:“你给我点钱,我杀人了,在高台子奚堡岔道口等你。”考虑到安忠福曾在明山区高台子镇奚堡、塔峪两村附近山上放羊7年,对当地山林地形十分熟悉,警方认为安忠福极有可能在当地藏身,马上调集警犬封锁道口,并组织120名警力对奚堡村、东高堡村和安忠福家祖坟所在地的周围山地展开搜捕。

8月4日又有2人举报安忠福行踪,专案指挥部据此确定,安忠福就藏在奚堡、塔峪两村周边的山林中。8月5日5时,指挥部抽调本溪市平山、明山、溪湖、溪钢、本溪满族自治县5个公安分局及市公安局机关1500名公安民警和130名武警,请来当地200名熟悉山林情况的村民做向导,呈扇面形由高台子镇向本溪满族自治县高官乡方向展开大规模搜山,警方荷枪实弹,穿越杂草、树林,查看草丛、山洞,警方说:“方圆近20平方公里内没有漏过一草一木。”

按照指挥部的设想,如此大规模的搜山,即使抓不到安忠福,也能把他从山里“挤”出来,而身上没钱的安忠福要想外逃,就必然要和外界联系。

这一招果然生效。8月6日5时许,指挥部接到安忠福一个朋友报告,安忠福在沈丹高速公路张其寨路段等其送钱。

指挥部马上调集警力部署包围,并由明山公安分局副局长李贵华带领明山刑警大队副大队长赵宝冰、探长张建军先期前往侦查地形。据李贵华介绍,在高速公路张其寨段一座路桥上方的树林里有一段偏墙,他们发现有一个身穿绿色上衣的人隐藏在墙后,判断可能就是安忠福,当即向指挥部报告,得到“条件成熟、伺机抓捕”的指示。因为安忠福所处地点视野开阔、便于逃跑,李贵华派赵宝冰和张建军从后侧迂回,自己埋伏在前。

当赵宝冰二人出现在安忠福的面前时,安忠福掏出单刃匕首,赵宝冰果断鸣枪示警,安忠福转身逃走,并把匕首接连刺向自己胸腹部,赵宝冰二人追上后将其抓获。尽管警方马上和120急救中心联系,但安忠福还是因伤势过重死亡。

据本溪市公安局介绍,在此案侦破过程中,他们先后调动警力近2000人次,出动警犬10条,走访调查安忠福的亲属56人、外地战友30人、本地战友64人、其他朋友和邻居45人,是近10年来动用警力最多、规模最大的一次侦破搜捕行动。(特派本溪记者金松)

反客为主。债主招商银行却被债务人告上了法庭。更让招行方面难堪的是,行长马蔚华个人也出现在被告之列。招行有关人士称,截至目前,招行尚未收到法庭转来的原告诉状。

事起总金额为3500万美元的离岸业务贷款。招行法律事务部人士称,招行追债已经6年,但除了区区8万美元,没有更多的真金白银到手,到头来却是原告成了被告。

由被告转成原告的福布斯富豪任运良指控称,招行在向由其控股的中安置业有限公司(下称中安置业)发放上述离岸业务贷款时,尚未取得办理离岸业务的资格,故贷款无效,招行无权要求他归还3500万美元。循此逻辑,与贷款相关的股权质押合同、土地抵押合同亦属无效。

这场引起广泛关注的商业贷款纠纷,已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(下称广东省高院)列为2004年广东省知识产权与涉外审判十大典型案例。无论是双方围绕大连金石高尔夫俱乐部有限公司(下称大连金石)控制权的争夺,还是任运良出其不意地将招行推上被告席,背后利害的关键,以及决定事态走向的关键,正是那3500万美元贷款的真实面目。

“″这简直是一场马拉松,从贷款一逾期就开始了。”招行一人士称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。截至目前,上述贷款本息已增至7000万美元(约折合6亿元人民币)。

7月28日,大连华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大连华丰集团)董事长任运良等4名中安置业原董事向香港法院提起诉讼控告招行向该中安置业发放的3500万美元贷款未经国家外汇管理局(下称国家外管局)等有关部门批准并非法接收大连金石球场股权。招行行长马蔚华赫然在被告人之列。

其实,任运良向香港法院的诉由,在2004年广东省高院国内诉讼当中,已经作为抗辩理由提出,但均被法庭驳回。(在广东高院判决中招行胜诉)。

大连金石在当时的答辩中称,《贷款合同》违反了国家金融法规,招行未经人民银行和国家外汇局批准即向境外放贷,是无效合同。因此,招行不能收取手续费和其他费用,合同约定的利息同样为无效。

而招行进行离岸业务放款依据是,国家外汇局1989年8月23日对招行办理离岸业务的批复。批复同意招行办理该业务。

《贷款合同》签定后,刘淑兰(曾任大连金石总经理)前后向招行发出9份提款通知书,招行据此分9次发放了3500万美元贷款。

问题的另一端还在于担保方大连金石的担保资格问题。大连金石在向广东省高院的书面答辩中称,该司为中安置业提供的担保违反担保法的规定(担保法不允许以公司资产为公司股东提供担保),应为无效。而任运良、刘淑兰提出的答辩又称,任、刘不具备对外担保的资格。理由是该对外担保未经登记和报批。

对此,招行法律事务部一人士称,事实上,招行于2002年4月8日向国家外汇局大连分局补办了中安置业及其75万平方米球场土地使用权抵押的对外担保登记,并获得批准。

2004年底,广东省高院判决称,中安置业应向招行偿还贷款本息;招行对中安置业持有的大连金石75%的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;任运良、刘淑兰对相关债务承担连带担保责任。

“整个过程已经历时近10年,事情也非常复杂,必须从贷款本身说起。”招行有关人士称,其中,有两点是无法抹杀的事实,一是招行对中安置业的贷款行为,二是中安置业逾期未还。

双方争议的3500万美元贷款于1996年11月8日发生,贷款最终到期日为1999年2月8日。贷款担保条件是中安置业以其持有的大连金石75%股权质押,另有大连金石75万平米土地使用权抵押,并由任运良、刘淑兰提供个人担保。

1997年11月11日,因中安置业在部分贷款到期未能按期还款,中安置业和招行签订《贷款及抵押展期协议》。双方在该协议中约定,贷款偿还展期到1998年5月8日。在1998年5月20日,招行又与大连金石签订《土地抵押合同延期协议》,将土地抵押合同的有效期延长至2001年2月8日;同时与中安置业签订《股份质押合同延期协议》,将合同有效期延长至2001年2月8日。

这中间由于协商受阻,遂使招行于2000年先向广东省高院提起诉讼,将中安置业告上法庭。始成这场控诉转换大战的起点。

此次诉讼中,招行依据与中安置业签订的资产抵押合同,委任了某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的两位会计师担任中安置业接管人,接管了中安置业的资产,进而接管了大连金石球场的经营管理。

招行在2005年8月初的《澄清报告》中称,债权银行根据资产抵押委任接管人接管债务人资产,是内地乃至香港法律中保护债权人权益,防止债务人转移资产的重要安排,在香港法律实务中并不鲜见。

事情颇多变故。据招行一人士介绍,根据招行与中安置业签订的《股份质押合同》,在中安置业和担保人不履行还款责任的情况下,任运良、刘淑兰等4人丧失中安置业股东和董事地位与身份。中安置业变更为福年行有限公司与欣采有限公司(均为招行控股的香港公司),中安置业董事变更为陈安长、孙忠两人。

2005年4月间,任运良、刘淑兰在得知了辽宁省高院拟依法拍卖大连金石球场股权后,冒用中安置业股东、董事名义拟变更大连金石外方董事,但未能成功。

2004年底,尽管广东省高院判决招行胜诉,但由于实际的债权执行困难,招行起草了一份内部《紧急报告》(即《关于及时制止任运良、刘淑兰恶意逃废国有金融债权的紧急报告》)。

《紧急报告》称,拟于近期对包括大连金石球场股权在内的债务人资产依法进行拍卖。但任运良、刘淑兰则采取对抗拖延措施,继续逃废银行债务、窃取球场资产。

《紧急报告》里提到,在拖欠招行巨额债务之后,大连金石及其关联公司还继续向大连市当地银行借债,多以球场会员证和连环担保。这包括向农行辖属两支行贷款7408万元人民币,向大连城商行贷款5000万元,向交行贷款100万美元等;大连华丰集团向大连某行贷款800万元人民币,其他关联公司在其他银行也存在多少不等的贷款。上述贷款本息累计折合约为数亿元人民币,其中大部分贷款已经到期而不能偿还。

更为严重的是,《紧急报告》直指,任、刘两人一方面拖欠银行债务,一方面向海外抽逃资产。《紧急报告》透露,任、刘投资上千万美元,以其子任世锋为董事长,在美国成立了任世兰国际有限公司,在阿根廷成立了阿根廷第一中国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,并通过这些公司购买了土地、森林等大量海外资产。

《紧急报告》另称,大连金石以球场资产为大连华丰集团及其20多家下属关联公司提供借款担保,致使大连金石债务高筑。而大连金石提供的《财务未收款会员名录》反映,任、刘两人采取销售收入不入帐的手段,隐瞒与侵吞大连金石高尔夫会员证销售收入,金额达320万美元。在刘淑兰担任大连金石总经理期间,以会员证直接为大连华丰支付购楼款,涉及金额89.16万美元。

实际上,招行早在2001年,就委托某国际会计师事务对大连金石的财务和债务状况作分析,并形成《大连金石审阅报告》一文。

《审阅报告》分析称,大连金石固定资本投入非常高,但投资收益却较低。《大连金石损益表》显示,从1995年至1999年,大连金石均为亏损,年平均亏损7000余万元。